从建筑师的奇幻境,窥探当代青年建筑师的思想实录

在最原初的创作状态下,建筑师是“完整场景”的构建者,这意味着从承载场景的容器到它内部的一切,都与之相关:空间结构、场域精神、刀叉碗盘、笔墨纸砚甚至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即便在专业分工细化的现代社会,建筑师也依然扮演着“高度整合者”的角色。

在「星图·新途——建筑师的奇幻境」展览上,近400平米的展览空间占据了北京西单更新场室内主中庭。这个今年年中重整亮相的场域,集城市更新、园林景观与潮流文化于一身,如今更是站在“更新”的前沿,承载来自建筑领域的年轻创意者的活力实验。这一次,他们的“瞻星”之途在关注建筑本体与空间构造以外,还跨界艺术、时尚、文创、家居、影像、新媒体等相关领域,联袂奉上了一场与日常相融的精彩展览,从感知生活的独特视角出发,反馈自身当下的思想与实践。

▲上:展位俯瞰全景

中: NAN纪念碑模型。摄影-吴吉明

下:参展建筑模型,依次为 1/韩国416世越号纪念公园,YU Atelier  2/非盒Non-box Studio Sequence思旷设计 3/登高塔,合尘建筑HCCH STUDIO 4/J Space,DAGA大观建筑

#青年新星,远瞻未来

策展人的“星语星愿”

瞻星STELLAR是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发起的面向青年的公益性组织,致力于将最前沿的创新创意应用于自然与社会环境的改善和提高,以此推动相关行业及领域发展,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作出贡献。通过搭建对接行业资源、拓展合作机会、提供多元支持的发展平台,瞻星将以创新的组织方式和丰富的活动形式,充分发挥每一位青年的自主性和能动性,为其拓宽思想的边界和梦想的外延。

▲瞻星STELLAR跨界展品;依次为:1/宠物系列场景,PAWZCITY 2/1402&青山周平联名款文创 3/廿廿如意书签, 廿景观 4/洞洞凳,众建筑 5/砼瓶,大舟建筑 6、7/室内物品/装饰品系列,NHOUMM 8/十杯盏,相也都市

“‘建筑师的奇幻境’聚焦活跃于建筑领域的青年创意人群体,他们或是纯粹的建筑师,或是在一定程度上涉足艺术、时尚、文创、家居、影像、新媒体等相关创意领域,用富有代表性的作品为我们带来一场多感官盛宴。

建筑师历来都是作为高度整合的角色存在。建筑师不仅设计空间,更要设计产品乃至生活。即便如今的专业分工已经高度细化,不变的是,优秀的建筑师依然要在设计过程中集成最前沿的产品、材料、技术,这可谓是建筑师本源的创作状态。这次我们聚焦青年创意人,意在通过他们丰富多元的创意作品,展现这种本源的创作状态如何在年轻一代身上体现。”

—— 瞻星 STELLAR

在展览现场,瞻星STELLAR主理人盖鄚与瞻星STELLAR策划负责人周士甯向《IDEAT理想家》分享了他们的策展思路与理念构想。

盖鄚 

瞻星STELLAR主理人

周士甯 

瞻星STELLAR策划负责人

⚪️可否简要介绍“瞻星计划”发起的缘起背景?从有初步构想到将本次展览落地,中间经历了哪些过程?

盖鄚: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今天我们看到瞻星计划的落地,有一定的机缘巧合,也有其必然性。发起渊源可以追溯到去年5月,当时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到城市副中心调研张家湾镇规划建设,对张家湾设计小镇的发展要求是打造一个未来设计企业的聚集地。我们北京建院不但参与设计小镇的规划设计建设,去年9月也在那里承办了首届北京建筑城市双年展先导展的相关活动。

在这期间,我们团队负责了其中有关青年建筑行业的一个板块,叫作“筑 · 未来——青年建筑师黄页”,展示以北京为核心、辐射世界各地的青年建筑师群像。各参展人提供两幅创作于不同时期,并能展示某一思想、观点、理念延续或转变的图像,以“时间切片”的方式展现回顾各自的探索方向,当时号召了大约80家独立建筑师或事务所参与进来。

这个项目受到了市委领导的关注,大家看到年轻一代的聚集参与带来了更多活力。加之我们北京建院的总建筑师徐全胜也很有情怀,他提出是不是可以扩大范围,找到涉足设计、艺术、时尚等其他创意领域的青年创作者联动起来,一起策划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因此我们开始着手筹备瞻星计划,这之间花了比较长时期思考要如何做这件事,所以启动应该是在今年6月,依靠大家资源的聚合,特别是出于强烈的参展意愿,很快就扩展到120多家事务所,然后历时2个多月策展、布展,正式落地。

▲徐全胜:

北京建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建筑师、瞻星STELLAR发起人

选址在西单更新场这个地点,其实也有特别的考量。今年5月,北京西单文化广场历时六年改造以全新面貌亮相,绿树成荫的下沉式广场与“西单更新场”商业综合体取代了原先平阔且功能单一的广场,成就了多元化的城市更新模式。其实从城市活力来看,西边是弱化于东边的,现在这里有了这么一个新晋的网红打卡地,我们想要把它好好利用起来。也是借着今年正好是第一届北京城市建筑设计双年展举办,我们就在这里设置了分展场,将大家聚拢在一起。

参展建筑师都是以比较自由的形式参与进来,有一些带来了建筑概念衍生品,也有过往建筑项目档案整理,集中展示建筑师怎么来设计产品,设计空间乃至设计生活,如是构成了“建筑师的奇幻境”。展位现场星星点点的灯光就代表着我们把建筑师集合在一起,“瞻星”计划的名称也是代表着这个含义:将目光投向青年建筑师,他们就如同夜空里挂在远方的星星,散发璀璨光芒,代表未来方向。

⚪️如何聚合这些青年建筑师?有什么样的标准?如何通过策展形式体现他们当下的创作思考?

周士甯: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最早想法很简单,是想要把身边的校友聚集,找到读书时一起讨论、钻研问题的状态。以我为例,我不是北京人,出于对设计的热忱追求来到北京建院这样一个平台之后,久而久之会发现与很多之前的学长学姐逐渐失联了。但是从比较学术的角度,我希望能够有与其他专业不断互动的契机,然后希望与跨领域的创意人交流思想、产生碰撞。这种思想碰撞在设计院的环境氛围里相对比较少,所以一开始是想要找回在学术环境中脑力激荡的一种状态,通过建筑、设计的手段,回馈社会。

回归到建筑这个行业本身,一直有一个概念叫做“Total Design”,作为一个建筑师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是设计生活的所有方面,从日常使用的餐盘刀叉、纸笔桌椅,整栋房子乃至公园,甚至整座城市,这些我们都能设计。为什么我们能够在今天呈现这样一个展览,是因为我们这个群里原本就是不断在思考未来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我们想要去创造什么样的环境。有的时候我们创造环境可能比较小众一些,像是一部文艺片,有的时候它是一个宏大叙事的贺岁大片。

建筑师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群体,他们有一种能够把社会的方方面面全都融合到一起的能力。曾经有学者提出,就建筑师这个职业本身的语言和文字来说,有大量是来自于外部,包含工程、艺术、科技、文化、历史,来自于社会学与人类学,来自于特定的生活环境。所以‘architect’这个词应该是这样理解,the art that comes before all arts,他们把所有的事情串在了一起。

同理,我们通过“瞻星”计划把年轻的青年建筑师串联在一起,这件事情是在几次校友会之中,通过几次论坛,先是从身边朋友们开始召集的。召集的方式就好像翻阅通讯录的黄页,这也是去年我们做“筑 · 未来——青年建筑师黄页”展的由来。所以从自己的校友开始,到很快结交越来越多不同学校、不同专业、不同社会背景的朋友,然后不断产生思想碰撞,我觉得这就是代表一种当地青年创意者的精神面貌。

这次参展的设计师基本是集中在80/90后为主,主要还是希望给年轻一代提供发声的机会,让所有的设计师可以有一个平等的机会来展示自己的才华。在策展形式上,我的方法论是从AB面展现青年建筑师成长过程中面临问题与新的挑战时的状态,尤其对于年轻一代来说,当他们面对行业内激烈的竞争,或者在创作项目时碰到一些冲撞,以及面对社会环境的特定大事件比如疫情,一定会在思想观念上产生一些延续或者是变化。

▲“极地银河”展区现场;呈象1.0 圆与派建筑&艺术工作室Studio A.P.

本次策展的最初构思也是遵循“建筑师的AB面”这样的逻辑,A面代表Architecture Side,B面可以是Business Side,或是其他Playful的展现,就像一盘磁带的正反面,两面都能听,但是讲的故事不一样,然而它的内核始终是一致的。这次展览现场能够看到很多建筑师已经在时装、文创等不同方向上有了更多成熟的探索,你可以说他们的产品思维事实上来自于他们的建筑思维,或者说他的建筑思维来自于产品思维,又或者都来自于他们自身的价值观与创作理念。

假设把这个展览空间看做是一个城市,我们瞻星团队在这次展览中真正直接设计的是“极地银河”这个展区,也就是做了一个“迷你城市设计”或是“整体空间规划”。就像一条城市大街,像是基础设施,各个展区的用电线路也从从极地银河接入。其余的四个展区的建筑师们就可以在各自的地块内更好的发挥。我们先将自身的创作欲压制,怀抱着为大家提供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提供技术、材料、策展展品内容梳理等方面的支持。

▲“极地银河”展区现场图。所有的设计师可以有一个机会平等的机会来展示自己的才华。

其实城市规划也是这样,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时最喜欢的城市建筑物不是任何一栋楼,而是纽约的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沿着高线公园漫步时,会看的很多建筑大师的作品都被串联起来了。同理长安街也是如此,之前我有整整两年时间都在做长安街的沿街建筑与景观研究,这条“神州第一街”串联了多少伟大的建筑。

  ▲纽约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北京长安街

“极地银河”展区的设计灵感就是来源于此,它像是一条大街,将80多位建筑师的模型创作串联了起来,这就是一个平台化的设计思维。最后的呈现效果从学术角度来看非常强,从商业的策展角度也非常的惊艳。

  ▲“极地银河”夜晚点亮的场景。

⚪️未来“瞻星”计划将如何发展呢?它会可持续化地推进下去吗?

周士甯: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可持续性首先是在于大家愿意往里面投入多少精力与热忱,我们相信从这一点上来说是一定的,因为我们永远不缺乏充满热情的年轻人。只要有这个平台,并且我们持续愿意为大家服务,这个事情肯定会不断滚动发展起来,它的可持续性在于此。

“瞻星”接下来还有很多计划,比如一些项目的开发、运营,面向青年建筑师的联合投标等,这些是商业发展上我们能够提供的机会。还有在技术支持上,从我们设计院能够提供一定角度的技术服务,包括建筑规范与材料上的专业咨询,还有从结构搭建的角度在他们进行方案设计时给到细节把关等等。这其实也是我们作为国企肩负的重要社会责任,事实上是一种知识体系的传承,师傅带徒弟,学长带学弟。而我们也从社会上的事务所获得创意上的激发。共同推动行业不断向前走。

我们非常欢迎和期待社会各界,从业主、材料商、各种行业的创意人加入我们,持续为我们注入新的养分。

#建筑师的奇幻境

与展位构建者面对面

近400平米的展览空间包含1个主题展区:“极地银河”和4个专题展区:“档案解秘”、“潮流冒险”、“玄空漫步”、“星云脉冲”。5大展区的策划设计、来自120+青年创意人的300+展品展品创作呈现,均由「瞻星Stellar」携手参展青年创意人共同完成,其中绝大多数展品为全新制作或首次亮相。

【极地银河】

“极地银河”作为主题展区和串联其它展区的主视觉路径,承载70余位青年创意人全新创作的建筑概念艺术品。艺术品包含混凝土和3d打印两种材料形式,根据青年创意人的既有建筑作品(含建成与未建成作品)抽象设计制作,并向公众限量发售。

▲极地银河展区展出的建筑模型

【潮流冒险】

“潮流冒险”主要展示青年创意人感知生活中不同场景的独特视角,强调多元趣味、新奇体验和对未来的思考。在此基础上,通过不同展品的组合串联,形成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微场景,为观众带来丰富的互动体验。

马宁

MARS星球建筑创始人

“潮流冒险”展区设计师

上下滑动阅读马宁介绍“潮流冒险”

星球建筑事务所(MARS)创立于美国纽约,设有北京公司。这一次参与“瞻星”计划,我们的创作思考是既塑造出一个促进更多人交汇与交流的展示空间,同时这个空间本身即是一件装置作品,输出我们的自我表达。

后疫情时期,我们珍惜每一次的重逢,我们也渴望下一次的相聚。行色匆匆的相遇,我们甚至分辨不出口罩背后的表情,我们只是匆忙的擦身而过。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设计了一个“不期而遇”的场所,在特殊的时期,创造更多的相遇。

这里其实涵盖了一个“广场”的概念,广场的属性之一是没有主入口,人们可以从任何方向聚拢过来。同样的,“潮流冒险”空间也没有特定的入口,人群沿着狭窄的缝隙从不同的方向进入到豁然开朗的空间内部,空间内部多维度的镜面金属放大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你会注视镜中的自己,你会偷瞄身后的路人,你会与镜面折射下的另一个眼神不期而遇,也许有着更多的惊喜……

▲潮流冒险 展区

我们为展品创造了一个三棱锥体的展示空间,灯光透过亚克力展台的背后透光,柔和的烘托出展品的精致和创意。展区的外围墙面是哑光的铜色铝板,来往的人群会透过狭窄的夹缝产生探索的好奇,展区的内墙是镜面不锈钢金属,它产生的多重反射吸引了进入内部的人群更愿意驻住停留。我们用同样的设计语言在展区外围为大型的艺术品提供了展示空间,这种内外的组合有效解决了大小展品的位置分配问题,并且烘托出潮流冒险的气氛。我们把这个多维的空间装置,叫做“棱镜”,希望在暗淡的疫情背景下,我们的空间能折射出更多的色彩。

▲潮流冒险 展区

我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创立MARS之前,曾多年就职于世界知名设计公司MAD事务所和纽约Bjarke Ingels Group (B.I.G)。从之前的一些工作经历,到现在MARS星球建筑所进行的项目实践,我们在创作的不仅仅是建筑设计和空间设计,还有与平面设计、工业设计、景观设计、城市设计等跨学科交互的产出。我们事务所目前的项目从小型建筑、新型零售、建筑改造、城区更新到不同尺度的公共建筑等,跨度很大,而跨学科的互动以及跳脱于原有传统思维去建造的理念一直是我们发展的方向。

【玄空漫步】

“玄空漫步”主要展示青年创意人对生活中触手可及事物的重新诠释和定义。一系列强调质感、富有特色的展品让观众仿佛走入了建筑师的藏宝盒,并看到日常生活景象的另一种可能。

刘乃菲 

乃非建筑NAO创始人 

“玄空漫步”展区设计师

上下滑动阅读更多刘乃菲介绍“玄空漫步”

这次我所负责的“玄空漫步”展区的主要参展作品大多是有中式韵味、注重工艺和材质的一些由建筑师创作的“非建筑”作品,而且其中有些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了。因而在空间设计中,我是以文人雅士收藏宝物的“多宝盒”为灵感,提出了“建筑师的多宝盒”这个概念。

我想要把空间塑造成一个藏满宝物的密室,提供沉浸式体验,吸引人们进入这个迷幻的环境里寻找有趣的展品,也能够发现建筑师身上的多样性的闪光点。在这样的创作思考之下,我也在思索如何以中式建筑的“观法”呈现空间。

我认为这种“观法”既不是观察,也不是看,它可能是带有一种经验性地去解读,看的本身其实有一定的预设性在。中式的“观法”即是带有先验性的、观察感的一种解读空间的方式,更多讲求的是内在体验,所以我设计的时候其实也很随机,没有像对一般性建筑那样考虑轴线,基本上是边推敲模型边跟着感觉塑造了这个空间。

对于整体空间的视觉引导,则是借鉴了中式园林的“开洞”方式。展区中的“墙”和“洞”成为了组织空间的核心要素,折线墙配合了空间叙事营造出了“雅集”“书斋”“闺房”和“游廊”四个章节,让人在有限的空间中体会出多重的空间氛围。

墙上的洞大小不同,形状各异,有的为交通跨越,有的为视觉通达、有为置物框物。通过开洞,墙变为了“游墙”,对内实现了“控制性的观看和游走”,对外则创造出了诸多进入的方式,大大增强了展区的趣味性和互动性。在这里,对景、框景、漏景无处不在,形态各异的门洞、无限交叠的视线让空间如迷宫一般曲折迂回行进,引人入胜,奥妙无穷。

乃非建筑实际上刚成立不久,参与“瞻星”计划应该算是我们事务所第一次正式对外亮相。回国之前,我从哥大毕业之后一直任职于美国大型跨国建筑公司,经手的都是大型商业综合体项目,久而久之后会发现所有的商业地产都是同质化的,而与在地的文化联系其实很少,所以我就在反思是不是可以通过本土化的探索回归更让人有归属感的建造。现在我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的方向是地域建筑,反而是那些在城市环境之外孕育的自发性建构更吸引我。

【档案解密】

“档案解密”主要展示青年创意人对生活中不同维度的观察和理解,以及对于材料的精彩运用和创造。此外,该展区重点以100余位青年创意人全新创作的建筑主题明信片,形成体现其思想和实践的群体性档案。

吴俣&季子潇 

STEPS大台阶建筑创始人

“档案解密”展区设计师

上下滑动阅读吴俣&季子潇介绍“档案解密”

在我们负责的展区展出的参展作品大多是日常用品,所以我们设计了一个抽象变形的家,借用家具的尺度和熟悉感来融合这些丰富多元的展品,还原它们在真实生活中的使用场景。设计灵感来源于疫情居家隔离的“面壁”生活,我们意识到“墙”总是霸道地作为主体存在,而家具必须以作为客体的柔软姿态顺从和妥协。于是尝试在这个设计里发起一场家具的“暴动”:通过家具自主的旋转和分离冲破墙壁的束缚,塑造出一个丰富而不稳定的边界,同时形成不同角度的取景窗,增强内外联系,产生丰富有趣的空间和视觉体验。

▲“档案解密” 展区;摄影 UK-Studio

这次我们除了担任“档案解密”展区的展位设计师,也作为参展方带来了自己事务所设计的电子游戏《哈喽北京!》。我们自己的个性是很愿意跨界尝试,展现更有生命力的创作。这个游戏的创作思路也是基于建筑师对整个城市关系的观察,通过unity引擎创造了一场真实又虚幻的北京大冒险。这里的“大北京”由四个小场景组成:“北京地标”“北京打工”“北京交通”“北京美食”。希望正在玩这个游戏的打工人可以消除疲惫,迎接新一天的打工生活。我们用一种抽离的视角、诙谐幽默的小调侃来反思城市发展的现状。

【星云脉冲】

“星云脉冲”主要展示青年创意人的原创影像,以此反映他们对生活的真实记录,兴趣和关注点,以及对未来的期待。同时,展区平时也将作为整体性的互动和休憩空间,相关主题沙龙也在此举行。

何威 

方未建筑创始人

“星云脉冲”展区设计师

何威介绍“星云脉冲”

作为本次展览星云脉冲区的空间组成单元,方未用120把形似面包的椅子象征参与本次活动的120+世界各地青年创意人。大家因“瞻星Stellar”社群汇聚在一起,共同围合出这个论坛区,因此这个场所也希望以亲切放松的氛围,激发新奇鲜活的思想碰撞。“面包椅”的A面,是一把日常坐具,B面则是一把欢乐的摇摇椅。对于小孩,它是可爬可躺可卧可摇摆的玩伴;对于大人,它是感受回归放松的倚靠。更可以三两串联,拼合成床。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决定如何与其相处,探索乐趣。

#青年建筑师新方法论

现场对谈实录

卜骁骏 

Atelier Alter Architects 时境建筑

⚫️请先简要分享一下这次参与“瞻星”计划带来的作品,及其创作构思。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我们这次带来的展品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或者说超现实的作品,而是我们事务所的一个建成项目,叫做“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

▲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 上:中庭天光筒2;下:模型 ©Atelier Alter Architects 时境建筑

它的落成是在2019年年初,业主方在多年的石材业务中收集并保护了大量的化石文物,他们希望在集团总部的办公楼里引入一个博物馆用于展示化石的历史和研究化石的自然科学,因而找到了我们。

我们的创作灵感首先来自于石材在自然界中最原始的形态,即“晶体结构”, 将人类对自然石材的把控造就的工业能力,转化成新的建筑语言和空间形式。我们在中庭中引入三个相互穿插的晶体,其倾斜的上外表面可以将一部分天光反射到中庭四周的办公室里,而在筒内另外的一部分天光则可以直达一层的博物馆大堂,在保留材质最原始的表达方式的同时,解决空间中的采光、私密性等功能性需求。

我们参与这个项目也是看中业主本身对石材非常有自己的审美能力和专业性,也有自己的团队与材料,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可以说是浑然天成的,彼此都很满意最终的效果。之所以选择这个项目参展,也是因为项目自身的几何形与纯粹性,与“瞻星”计划这次提出的前卫策展理念有一定的关联,它更像是一件由内而外的艺术品。

⚫️这件参展作品作为事务所日常研究的一个切片,是如何反映你们当下的创作理念与实践方法的?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对我们事务所而言,最在乎的两点分别是设计的强度(design intensity)以及形式的质量(form quality),我们从来没有允许过任何一个项目以很easy的形式走出事务所,而是尽力呈现建筑的重量感与冲击性。在实际上我们在内部是非常批判性的,就是会故意绕开一些既有的成果和设计的语言,不会去贩卖一种文化或者一种既有的建筑语言,而是从自己的文化发现当中寻找新的语言。“文化考古”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工作方法,当我们关注人类文明及文化活动时,会格外看中物质文明,并将其作为重要线索,从物质的发展历史当中寻找着我们人类的文化机理。

⚫️据悉,“瞻星”计划有两个明确的指向,“青年”建筑师与他们创作的“未来”城市图景。你们应对未来城市建构的策略或者说关注方向是什么?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我们关注的实际上是人类的行为,不只是来自物理层面,当然作为建筑师来说这是本职工作,但是除此之外,我们也非常在意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打个比方,如果我现在着手设计一个公共图书馆、一个剧场,可能会和十年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假使图书馆总层数为5层,我会想把1-4层全部开放作为城市的客厅;剧场也是一样,过去的剧场是把大家都装在一个封闭的盒子里面观看表演,现在可以将它完全与城市联通,让上上下下的每一个露台和檐下都可以演出,每一个市民都能够参与进来。

整个社会都在一路的往前奔跑,在这种奔跑当中建筑师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是焦虑?是坐在那里颤抖?还是继续战斗?亦或是选择以更巧妙的方式给予一个答案?这次我们在“瞻星”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非常传统类型的博物馆作品,我们自己非常享受这样的创作方式,但是接下来我们还有更多样的探索,比如在大理与济南的剧场,在秦皇岛的一个综合性驿站,就会尝试与多媒体、导演、表演者以及城市市民产生互动,我们试图在今天的城市建造中提供更多与精神空间相关的可能性,我们也很好奇如何不断尝试新的建筑语言。

▲时境建筑在建项目 大理变压工厂,将原本废弃的变压厂转变成为一个沉浸式艺术场。

何哲、James Shen、臧峰

众建筑

⚪️请先简要分享一下这次参与“瞻星”计划带来的作品,及其创作构思。

臧峰: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众建筑这次的参展作品是“社交厂 Social Network Factory”,它是一个激活公共空间的艺术装置,位于深圳蛇口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户外场地上。整个装置高约6米,由4组环绕的“管道喇叭”,在一个空间网架中缠绕交错而成。

“社交厂”的大喇叭们伸向四面八方,与桢文彦(Fumihiko Maki)设计的展馆悬挑体块遥相呼应。 桢文彦的设计将视野引向远处的风景,而“社交厂”的喇叭们则将声音与视觉投射到紧邻的区域,如海滨长廊、花园,及文化艺术中心的入口。

喇叭的设计促生了不同的活动,如小喇叭让人们彼此隔管交谈,喃喃细语,或放声呐喊都可。向下的大喇叭则界定了一个场所的边界,为社交活动提供庇护;交错缠绕的管道使人联想起蛇口的航运工业遗产,它们同时也是望远镜、潜望镜和城市家具,便于人们在此相聚。我们希望公众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社交厂”的用法或玩法。借由它,意想不到的听觉、视觉及身体的互动方式,正待被发现。

▲“社交厂”建筑模型

⚪️这件参展作品作为事务所日常研究的一个切片,是如何反映你们当下的创作理念与实践方法的?

臧峰:

众建筑一直推崇能够引人参与的设计。社交厂就是这样的案例,它能够引人聚集,探索新的使用方法,并由此产生交流。

⚪️据悉,“瞻星”计划有两个明确的指向,“青年”建筑师与他们创作的“未来”城市图景。你们应对未来城市建构的策略或者说关注方向是什么?

臧峰:

为了实现更多人的福祉,众建筑关注的是更为“灵活”与“临时”的城市。以更为灵活的建筑与建造方式满足生活所需,以临时的设施与装置,为更多人快速带来便利,提升生活品质。

姜伯源、王静雯

不也设计工作室

⚫️请先简要分享一下这次参与“瞻星”计划带来的作品,及其创作构思。

姜伯源: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我们这次一共带来了三件作品参展,分别是屏风与丝巾、明信片以及混凝土模型,它们来自我们不同时期完成的建筑设计,建成状况也各不一样。

“神田十一峰”屏风与丝巾

“神田十一峰”屏风与丝巾上的图案实际上是我为哥大毕业设计作品“神田山”绘制的图纸,它是一个讽刺性的空想方案,旨在回应2015年日本政府智库“日本创生会议”提出的将东京100万老年人迁移到偏远地区以解决东京老龄化问题、同时提振乡村经济的战略(《首都圈老龄化危机迥避战略》编者注),这个战略在巨大的社会批评下没有后文,我通过设计一座连绵7英里长的巨构建筑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干脆在东京正中心建造一座能够容纳100万人的建筑,这样既可以用基建提振经济,又让老年人留在东京,还能迫使人们正视老龄化这个既定存在的社会问题。

整个建筑由11座连绵排列在“神田河”历史河道上的山形建筑构成。这条河是神户时代东京都的护城河,现在随着城市扩张逐渐变为暗河,沿着它做建筑有重新挖掘被遗忘历史的意思,也呼应设计重新审视老龄化问题的目的。”十一峰“除了让老年人居住外,各自拥有因应其所处地段而设定的面向城市的公共功能,希望让这些老年人更好地融入东京充满活力的都市文化。

明信片

明信片上的项目是我们已经落成的一个室内作品:阿那亚的北京老字号餐厅金生隆爆肚。

▲金生隆的建成照片

这个项目有意思的地方是阿那亚希望我们呈现一个完整的大空间,但基地是由三间底商打通而成的,里面全是剪力墙。我们于是从金生隆清末以市场摊位创业的历史出发,想在餐厅里营造一种类似老市场的空间体验:人既能时刻身处错综复杂的小空间,又能感觉到一个更大的背景式空间的存在。这样既能满足业主要求,还能从空间上联系老北京的市场文化。我们最后把剪力墙包在以不同角度旋转的新建墙体里,让这些新墙看起来像是独立设置在整个餐厅大空间中的一些客体,由此彻底消解了访客对剪力墙的猜想和感知。

3D混凝土模型“半介亭”

而混凝土模型则是我们一个未建成的“夭折”方案,这个名叫“半介亭”的小亭子其实是我们在一个乡建景观项目里设计的廊亭模块的变体。

这个廊亭由12个标准模块横向连接而成,我们既希望能为坐在亭里的游人提供一幅横向展开、没有遮挡的画卷式视野,又不想做一个结构很厚的悬挑,于是设计了比较特别的结构,以斜向的杆件在不同受力情境下分别作为拉杆或承压柱来稳定墙、檐组成的遮蔽体系,同时营造出有传统气质的视觉感受。

⚫️这件参展作品作为事务所日常研究的一个切片,是如何反映你们当下的创作理念与实践方法的?

王静雯: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我们会很重视在每个项目中设立一个体系逻辑来统一协调项目里各种不同元素和需求之间的关系,而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们叫这种方法“一把钥匙打开所有锁”,也就是说不去针对每个问题提出局部的解决方案,最后再整合到一起,而是在项目前期就综合分析和预判所有问题,找到一个空间切入点,形成一个具有灵活度的体系,能够同时应对所有问题,只要业主认可了这个体系逻辑,后面万变不离其宗,就像阿那亚金生隆项目,和业主确定旋转墙体思路后,墙体的数量、尺寸、位置、角度经过了无数轮具体修改,但一直不会偏离我们最初设想的空间体验。

我们现在有时候会跟甲方说,我们是“以体系创造自由”。这种方法论源自我们认为“元素”和“元素之间的关系”这两者是并重的,没有关系其实元素也不具备意义,而体系就是两者的合集。就好像书法,横竖撇捺这些笔划是基本元素,它们之间的关系决定了字的结构,而一旦字结构确定,不论谁来写、用什么体写,总都还会是这个字,我们目前探索的就是如何为每个项目找到最合适它的那个“字”。

⚫️据悉,“瞻星”计划有两个明确的指向,“青年”建筑师与他们创作的“未来”城市图景。你们应对未来城市建构的策略或者说关注方向是什么?

姜伯源:

上下滑动对话阅读更多内容

我的判断是这样的,现在我们所处时代的“碎片化”趋势只是一个表象,看似每个人都有越来越多的个体选择和自由,但背后其实还是有大数据和各种系统在控制着所有事情,随着“自下而上”力量的发展,背后的“自上而下”力量也在越来越成熟。

我们正在经历二次工业革命后的新一次技术革命,这次网络、电子技术革命刚诞生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它会带来一个无序、自由、离散、个体化的未来世界,包括在建筑界里也出现了后现代和解构主义,但是随着技术发展到今天,大家会发现社会开始渴求一个稳定系统,也认知到这种极其碎片化或个体化的内容,其实也无法脱离一个结构性后台的支撑。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工作室目前对系统的关注或多或少也是在回应时代的变化,但可能与现代主义那一代筑师不太一样的是,我们没想用体系去清晰控制所有东西,而是觉得应该要创造一个具有灵活性和模糊度的框架,让体系和里面的元素共生,避免二元论的做法。就像“瞻星”一样,用平台让我们这些个体建筑师发光发热,同时平台本身也获得了它的价值。

BLABLA

你对明日建造有什么样的畅想?

欢迎大家积极留言

我们将抽送5位幸运读者

赠送

由「也猫设计」提供的挂耳咖啡3盒

由「帝都绘」提供的《中轴线》2本

✍️

采访、编辑:Crystal

视觉: Chichi

图片提供:瞻星Stellar及各建筑事务所 

本文为《IDEAT理想家》版权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告知转载事宜,侵权必究。

“基因”决定了什么?DnA在深圳的首次艺术探索

梁绍基:疲于奔命的我,不就是一条蚕吗?

posted @ 21-10-20 04:25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日本城片区一区免费-茄子视频手机官网-亚洲第九十八页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