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长津湖》三位导演:这样的电影值得拍出来

9月30日公映的电影《长津湖》,由中宣部和国家电影局直接推动,北京市立项并组织创作、大力支持,是中国电影史上投资规模、制作规模最大的电影,光是片尾银幕上的演职员名单就有1.2万人。该片的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拍摄的电影风格和类型不同,且都在各自领域里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此次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汇聚在了《长津湖》这部抗美援朝战争巨制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拍出一部反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精气神的战争史诗大片,而所有拍摄时的艰辛和努力,都是因为一个理由,那就是“这样的电影值得拍出来。”

陈凯歌:毛主席的戏最难拍

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在采访中说,《长津湖》“入朝”前的戏份,都是由陈凯歌导演执导的,如此宏大的题材,需要一个具有大人文情怀的导演一开始就树立起人物的情感模式,让人物的内心世界丰富立体起来。

陈凯歌导演率领的剧组2020年11月24日在浙江开机,是三组导演人马中最早开工的。在他看来,抗美援朝这场战争,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几十年来的和平起到了关键作用,“它犹如一颗照明弹或者一颗信号弹,升上了我们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夜空,照亮了这个国家的前途。”

电影《长津湖》导演陈凯歌给演员讲戏

陈凯歌记得,自己身边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叔叔阿姨们,在他年少时都曾给他讲过战场上的事情,“我们不管看《英雄儿女》还是《上甘岭》,都强烈地感觉到志愿军在英勇抗争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真实的力量。”

在陈凯歌看来,影片的所有人物中,毛泽东主席拍起来是最难的,“毛主席既是伟大的战略家,同时又是诗人,怎样能拍出毛主席的情感,而不仅仅是拍毛主席的理念,非常有挑战性。”陈凯歌思考了很久,最终他认为,毛主席虽然具有常人不具备的了不起的特质,但他首先还是一个“人”,他不仅是统帅,同时也是一位父亲。“我在研究历史资料的过程中也意识到,毛主席在’抗美援朝’这件事情上再三犹豫,非常慎重,因为他知道,一旦出兵,必然会有比较大的牺牲。我们不能只拍他的豪情万丈,拍他要’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磅礴气势,也要拍他的深谋远虑,在更大程度上,他考虑的是我军将士的安危。”

《长津湖》完整地展现了毛岸英同志主动申请入朝,毛泽东把他托付给彭德怀,以及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英勇牺牲和毛主席得知后的反应。“在电影《长津湖》里,为什么既要写老百姓的儿子伍千里、伍万里,也要写领袖的儿子毛岸英?因为他们都在战场上拼命。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作为领袖的毛主席,付出了和一般百姓人家一样重大的代价。”

吴京饰演的哥哥伍千里和易烊千玺饰演的弟弟伍万里是影片最主要的角色,“一个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同时要终结于人物。倘若你对一个人物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很难跟着他上战场,去经历生死的考验,对他有莫大的关心。”作为导演,陈凯歌下了很大的力气去琢磨这两个人物,“希望由狭义的兄弟情,推而广之到整个第七穿插连。《长津湖》就是由兄弟情凝结起来的一个战斗故事。”

电影《长津湖》吴京为千玺整理军帽

在影片中,伍千里和伍万里从小生长在江南水乡,但在编剧兰晓龙提交的剧本中,他们的家乡设定在黄土高坡,是在一个到处都是荒山野岭的北方山村里头,“我觉得这个设定在电影画面语言上很难抓住人,再加上志愿军第九兵团确实是从浙江出发,所以我们就把家乡设定改到了江南水乡,最终在浙江找到了拍摄地点。”

至于影片一开始就是伍千里回家的戏,陈凯歌导演解释,因为伍千里“回家”是与“为国出征”紧挨在一起,“加起来就是’家国’,这部电影讲的就是志愿军战士们的家国情怀”。

至于电影如何平衡历史的真实性和艺术的加工性,陈凯歌用了“大不真实,小真实”来概括。他把艺术加工的内容,称之为“大不真实”,但同时所有细节以及具体内容处理都必须真实,这些“小真实”也非常重要,“因为小的、细节的东西在生活中属于常识,如果违背就不好了,观众就比较难接受。”

徐克:《长津湖》这部电影值得拍出来

“《长津湖》这个故事来到我手上的时候,给我带来了很重大的考验,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碰过这种很写实且跟历史有关的内容。”徐克导演跟记者这样说道。

尽管如此,徐克依然认为这个事情很值得去做,“因为抗美援朝是近代史里面关于中国人怎么去面对很强大的军火,怎么去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从而建立起中国在世界上坚强而有民族精神形象的历史事件。”

电影《长津湖》导演徐克给演员讲戏

不同于徐克在武侠电影中的天马行空,对待像《长津湖》这样写实的战争电影,他用的是扎扎实实的笨功夫,“作战双方都需要有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塑造,一种强大的对抗及碰撞,需要很有爆炸性,让人感觉很震撼的东西。”为此,徐克跟很多军事顾问及参与过战争的人充分沟通,也看了很多资料、书、纪录片等等,“这些东西对我来讲都是很重要的,让我更加了解这个战役,了解了历史真实的情形,然后再去想怎么拍,最终把这些融合成一部很好看的电影。”

徐克甚至设想,要把跟演员谈剧本这样的事放到零下四十度的环境里进行,“寒冷,是最麻烦的一件事,普通人连话都很难顺利地讲,演员们要讲对白,又要打仗,地又很滑,我们要让观众感受到战士所处战争环境的真实感。”

影片拍摄时需要制造大风雪的环境,剧组中光是吹风组就有三组,每组都有自己特殊的吹风方法,“要把风制造出来,足以吹起雪的话,这个工程很大。”

在演员的调教上,徐克有自己独特的办法,在他的镜头下,曾经塑造了像黄飞鸿、狄仁杰、杨子荣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如何让这些演员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演技,塑造好角色,徐克下了很大的功夫。“拍摄时我要跟演员谈很多东西,基本上我的旁边永远有演员在跟我商量,研究该如何去拍这场戏,他们也经常会跟我讨论对白以及台词背后的潜台词。”

电影《长津湖》导演徐克工作照

在徐克看来,片中的这些演员在表演方法上都有自己的特点。

比如吴京,每次跑来跟徐克谈人物的时候,“情绪常常会表现得很强烈,心情也会突然跟着剧情的发展而变化。我看得到吴京的辛苦,也能感受到他想把千里这个人物有血有肉表现出来的决心。”

徐克专门去看了易烊千玺之前演的电影,发现“每次的样子都不太一样。有一两次我甚至怀疑,这是易烊千玺吗?怎么好像长出了另一个人。”而拍完《长津湖》后,徐克最大的感受是,“把易烊千玺从开场到最后两个画面放在一起看的话,根本就是两个人。”

posted @ 21-10-02 03:00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日本城片区一区免费-茄子视频手机官网-亚洲第九十八页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